七月书城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1627年,明思宗朱由检,朱常洛第五子接过大一统明朝的最后一棒,号崇祯。

崇祯帝继位后大力铲除阉党,勤于政事,生活节俭,曾六下罪己诏,是位年轻有为的皇帝。可惜其生性多疑,刚愎自用,才能有限,对群臣喜用重典,致君臣不和,举国又遭受连年天灾,后金侵扰,民不聊生,内忧外患,最终无法挽救衰微的大明王朝。

京城破后于煤山自缢身亡,终年34岁,在位17年。崇祯十七年四月四日,昌平州吏赵一桂等人将崇祯帝与皇后葬入昌平县田贵妃的墓穴之中,清朝以“帝体改葬,令臣民为服丧三日,葬于十三陵思陵”。

明朝的那些事儿剪不断理还乱,粗略看了明亡清起的史记后,内心毫无波澜,无论是哪个朝代执政其根本都是老百姓自己选的,哪个朝代的灭亡也是老百姓自己推翻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就是过程总是心酸的,仅希望随着时代的变迁,科技文明的进步,每一次羽化成蝶后可以更完美。

当然我自识愚钝,不敢多妄言,这里只是借明朝的框架编点江湖中人的趣闻。

武林人士行走江湖,靠的是什么?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镋、棍、槊、棒、拐、流星锤十八种兵器,亦或是什么独门秘术,绝世武功?

还是金钱,人脉,运气等等。

要我说以上都不准确,行走江湖除了以上几点外,最重要的却是义,一个义字贯穿整个江湖,江湖中人不可以无义,无义那就无江湖,只能算是一锅浆糊。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端,有争端就有胜败,有胜败就有恩怨,有恩有怨就有循环,就像日出日落一样不会消失,这里的人,这里的物,这里的事组成了江湖。

何为义?字面解释,“义谓天下合宜之理,道谓天下通行之路。”

通俗来说就是合情合理之事即为义,而在江湖中,这个义更是代表了情义,一种无私奉献,肝胆相照,舍己为人的大义!正义!

人活于世,必须与他人接触,人生人死又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着物,但江湖中物有限,你得了,别人就少了,这样你就和别人成了竞争对手,就有了争端。

然而比你强大的人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决定不与你争抢了,这也可解释为义。

再假如强者明明强大到可以杀光所有弱小者,但他却没这么做,或许这就可以更直观的解释义了,江湖里离不开义,凡是试图斩杀义的人都难落得好下场。

敌人是永远斩杀不完的,哪怕你一身绝世武功,却终究逃不过生老病死,而敌人意志总会薪火相传,这种孽缘该如何破解?恐怕也只有义了。

当然我说的义也仅仅指人的范畴,自然法则毁天灭地,不可相提并论,山崩石裂,冰融海枯这是神仙都解救不了的事。

又说了废话一堆,只是这堆废话与我的江湖有关,我不知道你们的江湖如何,只是我的江湖里处处有义。

有义?那没情吗?当然有了,情在义中。

向榕,幼年时父母近戚全部饿死在饥荒中,无依无靠的他流落街头,只能靠行乞为生,终日衣不裹体,食不果腹,邋遢至极,因体衰力薄,形影单只,连行乞都占不到有利位置,就在他苟延残喘,奄奄一息之际,一断了双臂的中年男子蹲在他面前,递给他半张面饼,那一年他七岁。

向榕伏在地上,身体蜷缩着,稀松油腻的长发遮住了面颊,一股清香钻入他的鼻孔,令他浑身一颤,眼皮猛然睁开,眼前一断臂男子嘴里叼着半块面饼正向他微笑。

“给我的?”向榕干瘪的身躯像一堆材火扔在那里。

断臂男子点点头,向榕迫不及待的伸出如枯枝的双手接过这半张薄饼,咽咽口水,内心异常激动,他并没有立马将饼塞入口中,而是跪在地上向男子磕了几个响头,才饱含热泪的狼吞虎咽起来。

断臂男子看着他的模样,不可见得点点头,嘴角露出微笑,“你叫什么名字?”

向榕许久没吃过面饼了,此刻如获至宝,一把将饼塞入口中,连一粒残渣都不忍掉落在地,他如数家珍的将嘴边残渣剥下,再次倒入口中。

显然半张饼根本不足以填饱肚子,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断臂男子,略有犹豫的回道:“我叫向榕。”

断臂男子笑意不改,很是热情的继续问道:“北边逃难过来的?”

向榕本洋溢出光芒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黯淡,小脑袋耷拉下来,抽泣出声,“是的。”

“来了多久了?”断臂男子下意识的想抚抚他的头,却忘却了自己已经没了双臂,不由自嘲一笑。

向榕哽咽着,眼睛却没有更多的泪水可供流淌,“三年了。”

断臂男子听闻,毫无征兆的竟笑出了声。

向榕惊讶的抬头看他,脸上充满了迷茫。

断臂男子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微微摇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咱们很有缘分。”

向榕并不明白他的意思,木讷的看着他。

“你想不想天天吃饼?”

断臂男子站起身,显得异常魁梧,周身散发着圣母的光辉,在向榕眼里,他瞬间高大了几倍,将他眼前的世界完全遮掩住了,而这个男子要重新接管他的世界。

向榕目光呆滞的看着男子,双手撑在地上,狠狠地点了点头。

“哈哈,好,爽快!”

断臂男子竟又大笑起来,向榕虽觉得莫名其妙,但一想到天天有饼吃,不觉得也跟着笑了起来。

街边三两贵妇领着丫鬟家奴路过此处,恰见断臂男子和向榕嘻哈大笑,觉得有趣,贵妇命家奴扔给他们两个铜板,一家奴点头哈腰的领命,转身露出嫌弃之色,走到他俩身旁,提着嗓子叫道:“诶,臭要饭的,我家夫人赏你们的!”

说着将一个铜板扔在地上,转身换上一副献媚的嘴脸对那贵妇叫道:“夫人,钱给了。”

那夫人伸出一只手摆了摆,那手上金光闪闪,红黄相间,“回来吧,咱们可要快点,一会儿老爷该不高兴了。”

“诶!”

那家奴一跑一颠的回倒贵妇身边,别提多高兴了,好像刚刚办了什么大事一般,低头弯腰等着夸赞。

向榕长大了嘴,看看地上的铜板,又抬头看看断臂男子,男子并未理会刚才的家奴,自始至终从未回过头,“捡起来吧,这是给你的。”

“可是他说是给咱俩的。”向榕两只小手死死握在一起,为难的说道。

“你先拿着吧,我的那半先放在你那。”断臂男子笑意没有刚刚那么自然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

向榕手疾眼快的捡起那块铜板,塞进口袋里,又鬼头鬼脑的望了望四周,显得很是紧张,换做平日里,别说铜板了,就是半块窝头掉在地上自己都抢不到,今天还真是幸运。

断臂男子神情忽然有些落寞,强挤出笑意道:“刚刚你可是同意天天吃饼了,那么我们走吧。”

向榕抬起头仰视着他,一股成熟稳重的气息映在他的脸上,还有那迷人的笑,让饱尝孤独寂寞,寒冷无助的向榕感到丝丝甘甜,他突然坚信眼前这个男人会给自己带来庇护,一份坚实的,不会消失的,舒适的。

他站起身,贴在断臂男子的身旁,断臂男子再次露出欣慰的笑意,扭动着身躯想要牵这个男孩的手,愿望却再次落空,这一次他没有自嘲一笑,也没有呆住,只是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向前走去。

一栋房,一座院,两个人,十一年。

这一年,向榕十八岁,明思宗朱由检已执政十一年,距离大一统明朝亡国还有六年。尽管明思宗苦心孤诣,但还是于事无补,大明衰亡的迹象越发明显,农民起义,外族侵扰,天灾接二连三的到来,或许这都是天意,明思宗常常跪在列祖列宗面前痛哭流涕,我朱由检早朝晏罢,昃食宵衣,熟读四书五经,知古今亡国败论,晓天意民怨,特地崇尚节俭,却依然得不到拥护,不仅那些远在天边的百姓不拥护,连尽在咫尺的王公大臣也不拥护,这是为何啊!

明思宗到死也想不明白,自己做了这么多,却还是改不了亡朝的命运,从大局上来看,这真的是天意了,明末遭遇的天灾真是不胜枚举,而且接二连三袭来,任是哪一位国君也对抗不了自然,从个人来说,明思宗确实无治国之才,也无驭人之术,他生性多疑,别人单独奏本,他不看,联名奏本,他说人家是朋党,出了事就一年砍头一个尚书,外附带几个凌迟,这是明君吗,恐怕不是,这就不能怪王公大臣与明思宗分崩离析了,毕竟保命要紧。

崇祯初期东厂的部分宦官在明思宗与众位王公大臣合力围剿下,死了不少,但东厂尚在,余力也不小,太监自古以来都有不小的权利,归根结底是因为皇上相信,阉人无大志,不会跟自己争女人争天下,只是前半句算猜对一半,后半句可猜错了,对于权利,万物都会争取,牲畜都知道以体型,残暴度为本,获取至高权利,以谋得一块舒适的领地,更何况人呢,太监又不是智障,只能算残疾人,残疾人也是人,割了阑尾炎,这样看也算残疾人,所以不要低估了太监。

因崇祯帝用人生疑,不再把权力放手给其他人,事事过目,事事操心,这致使东厂也不能再权倾朝野,明目张胆与文物百官抗衡,但人无完人,相对王公大臣,明思宗还是和太监走的最近,这点在崇祯自杀时可看出,身边只有一太监一同殉国。

东厂魏忠贤被除掉后,群龙无首,内部涣散,急需一个新的头目领导,自古人才如大浪,一浪更比一浪强,新的厂公上位后除了日常巴结皇上,谄媚之外,就是内部私下组织个人力量。

“九层阁”,一个全新的秘密杀手组织,这个组织由东厂精锐中的精锐组成,专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些勾当难度都极高,可以这么说,除了皇上,没有九层阁不敢刺杀的人。

“蔷薇扶墙探枝头,不留清香血味浓。”

“公公!”

深宫大院的一角,一个十七岁的蒙面少女俯身向一容颜滋润,发色银白的老太监拜礼道。

“花落儿,咱家交代给你的事儿办好了吗?”

老太监手比兰花指,眉眼向上挑,嘴巴微张,声音尖细,像是从嗓子底端挤出来的一般,他左手持着一柄拂尘,拂尘把手处雕有精细的花纹,束丝处用金带缠绕,相当精美,右手带有两个玉扳指,扳指质地浑厚,光滑细腻,肉眼可见内部纹理有序延伸,外部散发幽幽暗光,两个扳指底端均刻有一排小字,离远不可见。

少女身姿卓越,亭亭玉立,眉清目秀,一头乌黑秀发仅用一根发带束在脑后,一身黑色便装,她刚欲摘下口罩,老太监提手制止道:“咱家还有一事要找你去办,不过这事倒是难以启齿。”

少女俏眉微皱,俯首作揖道:“公公尽管吩咐。”

老太监脸色微红,扬起右手捂嘴窃笑道:“皇上最近龙体欠安,过于劳顿,咱家看他是身体吃不消了,毕竟白天要应对那些一脸胡子,唱衰国家的老臣,晚上还有那么多佳丽要陪,呵呵。”

说罢,他竟脸红了一半,似乎羞于见人,少女不动声色的立于原地,老太监妩媚的扭动着身躯,双目生花要少女把脸贴近,一番耳语后,少女毫无动容,转身施展轻功,不见了踪影。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七月书城推荐阅读: 我在黄泉当差纯阳剑尊从阴司开始九州奇缘之幽荧剑一万年新手保护期九天仙缘剑魂惊梦赝太子玉宸金章仙路飘零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带着无限火力狗头技能穿越仙侠横推山河九万里洪荒之纯阳帝君麻衣剑客修神外传仙界篇我真的成过仙修仙从美食开始呆萌小沙弥穿越三千位面道心入梦重生之武道复苏刀戈弄影玄幻模拟器修仙名录飞刀之下摸尸成道江湖拥美录江湖侠义庙堂谋从华山开始的武侠之旅洪荒开局被魔祖绑架了我在天庭朝九晚五楚门狼原界秘宝三界劳改局我能契约英雄联盟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功夫电影大穿越系统欠我五百万通天武曲聊斋假太子玄霄仙君侠徒幻世录洪荒的迟到大仙我师傅他又要摸鱼了乌鹭传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收尸客重生东游记钑龙
七月书城小说搜藏榜: 我在黄泉当差纯阳剑尊从阴司开始九州奇缘之幽荧剑一万年新手保护期九天仙缘剑魂惊梦赝太子玉宸金章仙路飘零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带着无限火力狗头技能穿越仙侠横推山河九万里麻衣剑客我真的成过仙呆萌小沙弥道心入梦刀戈弄影修仙名录摸尸成道江湖侠义庙堂谋洪荒开局被魔祖绑架了楚门狼三界劳改局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系统欠我五百万聊斋假太子我师傅他又要摸鱼了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重生东游记
七月书城最新小说: 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大明逍遥行落日金乌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整个世界都在陪我演戏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武当山签到六十年我真不是十方无敌聊斋之天眼道人魔天记冰雷剑仙开局斩乔峰寻武诸天我能穿梭不同世界仙武:开局签到先天功我在异界建阴司西游:开局觉醒前九世记忆一个太监闯武侠师妹她是小祸害盗天仙途我不可能是剑魔太虚化龙篇穿越三千位面于神秘复苏中苟存西游开局选择吞天魔功高阳洪荒二郎传赝太子九炼归仙